尸小叶

emmmm...这里是阿叶!
QQ2997715045 欢迎扩列
是个话废【高亮】
主混ut/d5/aph/阿松/拟人/mc/小马/日v/scp/怪诞/pvz...
不会写文,不会画画【总之是个咸鱼】
暴躁老鸽在线拧头
今天的阿叶也很废...

maretu说好的新曲呢?
哭泣
听听最近中毒的老歌。。。

是小疯子x
他真的太美好了,吹他!
是指绘呢。。。
超丑

感觉土鸽再不投就真的凉凉了
发一下入坑作表示我还爱着他

中毒循环ing
比较欢乐向【?】
渴望
推荐向

是一个指绘chara
滤镜拯救世界
今天的阿叶也很废

摸了一个祭司小姐姐
滤镜拯救世界
复健使我快乐⊙▽⊙

【Rugarts Theory】

主要cp为杰裘
ooc严重
轻喷谢谢
玻璃渣,以后大概有糖。。吧?

“我想我只是不明白,生命的意义是什么。
  告诉我的一切我都深信着,可那些我爱着的人却纷纷离我而去。”

  “那么,我下次再来找你吧!”似乎是孩童之间的玩笑话,却深深烙印在裘克心里。
  从那时起,红发小丑的脸上时不时会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虽然转瞬即逝,但也不免是一道风景。
  “嘿,你小子傻笑什么呢!”身旁的马戏团团长叫嚣着,“该你上台了……今天可是要好好表现啊 不然……”团长只留下一个轻蔑的笑便往台上走去。
  而裘克现在根本不想理会这些,他的心里一直在期待着那个人的到来。
  草草换好戏服,急不可耐地冲上舞台,目光扫描着观众席的每一位贵族们,希望能寻觅到杰克的影子。
  可是什么也没有。
  扫过黑压压的人群,唯独没有那个人。
  裘克有些失落,原本脸上期待的笑容霎时消失。
  “各位亲爱的绅士们,女士们……”团长用极其夸张的语调说着,尽是谄媚的模样。
  后面的话语裘克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,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大箱子里。四肢都被死死禁锢住,无法动弹。
  裘克开始感到恐惧,尝试着移动手臂挣脱,不料那镣铐实在太紧,反而使得少年白皙的手腕上增添一道道红痕。
  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!”裘克惊慌失措的喊叫着,那人突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电锯。
  “那么,现在……”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。
  “最精彩的部分,就要开始了!”
  刺耳的拉锯声响彻整个会场,台下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以及一些起哄的叫喊声。
  怎么办……杰克……救救我啊……
  “啊啊啊啊——”从右小腿传来的疼痛感席卷裘克的每一寸神经,不禁流下生理盐水。
  嘴角不停抽搐着,止不住的喘息和唾液一起散发出来。
  即使是这样,眼睛也不忘瞟向观众席,只希望能够寻找到那个熟悉的影子。
  可是,依旧和之前一样,什么都没有了啊。
  没有……
 
  如果这是个梦的话,拜托现在就醒过来吧……
  我已经要不行了……
  在我需要的时候,你去哪里了?
  泪水快要把我呛死。
  我什么都看不见……

  “诶,话说那个小丑演得好逼真啊!”
  “当然了,人家可是如此著名的马戏团小丑啊!”
  “下次也一定要来看噢!”
 

说个事儿
今天我和我第一次玩五格的表妹联机打五格
第一局是红蝶,然后我妹吼了一句:“哇这个红衣女鬼好厉害!”
红衣女鬼。。。。。。
第二局是鹿头,然后我妹刚开局时对我说:“这局监管这好像是牛魔王啊。”
牛魔王?!
我当场笑死
第三局是周可儿
她升天了,正在观战
看见了小丑装零件的那一幕
又很二的说了句:“哇塞这个大炮好像很屌!”
大炮?!
大炮……

占tag致歉
真的笑到肚子痛

【Rugarts Theory】


cp主要是杰裘
雷者请绕道谢谢
有玻璃渣,糖的话以后再说
很垃圾的文,轻喷。

   “我想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,而我们只有活一次的机会。
  那么告诉我,你为什么在伤害自己?”

  八音盒的乐音缓缓响起,有些诡异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。
  红发少年的嘴角渐渐勾起,轻轻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痕,便把整个脑袋埋近臂弯里,小声啜泣起来。
  右腿由于缠着绷带而无法正常走动,导致今天的演出没有完成,被团长胖揍了一顿。现在的他,浑身布满伤痕。连额头也有擦伤的痕迹。
  红发少年总是被人嘲笑着,他早已习惯这如同监狱一般的生活。也许哪天,某些恶心的虫子会被一个不小心拖入地狱也说不定。。。
  但是“他”的到来使原本灰暗的世界有了几分色彩。
  那天,演出结束后。一位黑发小男孩悄悄溜入后场为他递上一枝玫瑰。“小丑先生,您的演出太精彩了!这朵玫瑰给你。”男孩笑着,红色的瞳孔仿佛有浩瀚星辰,看不透,也说不出。
  。。。玫瑰。。吗?
  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收到他人馈赠的礼物呢。他这么想着。
  “啊对了,小丑先生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小男孩突然转过头来问,使得发呆的红发少年不由得一颤,支支吾吾的回答:“……那个,我没有名字呢……不过你可以叫我……裘克!对,大家都是这么叫的。”所谓“大家”不过是戏班子的那帮家伙了。
  被赋予了一个丑角的名字,也只有他了。
  供人笑话,供人欺凌的哭泣小丑。
  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毫无遮掩的笑起来,如昙花一现般夺人眼球。
  “真是个不错的名字,我叫杰克,那么裘克先生,我下次再来找你了!”男孩挥了挥手,向门口跑去。
 
  目送杰克离去后,裘克低头拨弄了一下柔嫩的玫瑰花瓣。
  真好看啊,跟那孩子的眼睛一样……
  要是有一天能和他再见面就好了……
……
  梦醒了,留下的只有一间破烂不堪的小木屋和嘎吱嘎吱转动的八音盒。

  可惜,一切皆为虚幻.